贵州苗钰饰品文化发展中心
民族风情
苗族的银饰文化
银饰与人体
苗族银饰的历史渊源
苗族银饰的象征意义
测边一
暂无内容
苗族的银饰文化

  苗族人如此崇拜银饰,但是他们聚居的贵州地区并非白银产区。那么如此大量的白银究竟从哪里获得呢? 
  苗族先人常年迁徙,漂泊不定,所以他们喜欢把所有的财富随身戴在身上,人走则家随,以钱为饰保值财产,这也许是苗族人好银的直接原因。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苗族先辈认为银饰可以避邪、去毒、防止瘟疫,而且银是一种贵重金属,拥有多少的银制品,是见证一个人家庭是否富有、所受的家庭文化教育是否良好的评判物。倘若有文字,苗族人这番深切的倾诉之情,想必会汇成一部史诗。但苗族人像所有没有文字的民族那样,他们只能将记忆倾泻进白色的银饰中。 
  苗族地区的银匠一般都是子承父业,世代相袭,手艺极少外传。在苗族聚居的地方都会有一些银匠,他们打出的银饰工艺成色好、錾工精细,具有鬼斧神工之能,可把银块打制成细如白发的银丝。錾刻的图案没有任何范本,木槌和砧板是他们所有的工具,工艺的精细靠的就是心中有图、手中有数。而压领是用各种银花焊接而成,每一片都是要经过手工编制和焊接一点点完成,要求达到银饰浑然天成。
  苗族银饰对外是民族的象征,对内是区别分支的符号,对个人是年龄和性别的符号,而最清晰的符号显示莫过于对婚否的识别。
  从明代起,苗族银饰即在局部地区具备了识别婚否的功能,如今,这种功能已十分普及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银饰主要是用来装饰未婚女性的。在贵州清水江流域,银饰盛装对主人具有以下含义:表示穿戴者已进入青春期。按习俗规定,未及笄的女孩不能穿戴银饰盛装,亦不能使用成年女性的银饰,进入芦笙场,有着行笄礼的意义;表示穿戴者尚未婚配,苗族女性一旦婚嫁生育后,即要按规定改装;表示穿戴者欲求偶,多数地区的芦笙场,环佩叮当的银饰盛装代表一张通行的入场券,是向围观的后生展示自己的资格证书,否则,再俊俏的姑娘也只能做一名旁观者。
  许多单件的银饰都是未婚女性的专用饰物,已婚妇女即使拥有也不能使用,如贵州反排苗族的银瓢头排,黄平苗族的银围腰链,雷山苗族的银角、银花发替,施洞苗族的银扇、银衣等等,举不胜举。
青山界一带的苗族女性流行佩戴锁式耳环。耳环需由母亲在女儿进入青春期之日亲手给她戴上,直到女儿出嫁时,才亲手取下,换上坠式耳环。《释名》曰:“穿耳施珠日档(耳环),此本出于蛮夷所为也。蛮夷妇女轻淫好走,故以此琅铛垂之。今中国人效之耳。”史籍的记载印证了耳环的最初创意是为了警示妇女要忠实于爱情。因此银饰里含有更多的是一种苗族同胞对爱情的态度。
银饰也是苗族男性的婚否标志。黎平苗族男性喜戴项圈,未婚时戴三件,婚后戴一件。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,佩戴的圈数有所增加,未婚为五件以上,婚后为三件。
  多数地区婚否标志主要为佩戴银饰数量的多少。苗族已婚妇女通常在脱去一身银装后,只保留发簪、耳环、手镯等少数几种银饰。但在不少地方,按习俗规定已婚者有自己的专用银饰,未婚者不得佩戴。贵州雷山桃江妇女的已婚标志为一把宽大的银花梳,从江笔和妇女是一支诚形发簪,都匀坝固妇女为插在髻顶的带链银簪,丹寨八寨妇女则为一文精美的蝶簪。银饰虽不多,但插在蒙髻青布上分外惹眼。惠水摆金妇女的银簪,只有在她们参加葬礼时才佩戴。已婚妇女的专用银饰除了表示已婚外,还具有实用性,适应她们婚后改变发髻的需要。
  在某些苗族地区的恋俗中,银饰作为规定的示情物或定情物出现。织金苗族姑娘节日求偶时的暗示标志是一袭彩绣背扇,其上必缀一排银铃吊。姑娘身后的背扇不但展示她心灵手巧、聪明能干,还暗示她具有生育能力,娶她之后,发富发贵、家庭子孙满堂。银饰还是表现姑娘家富有、家庭教育良好、其人是贤妻良母之物。有些地方的苗族青年互赠规定的银饰作为定情物,所有男生送给姑娘的定情物都是一只银八宝鞋,而所有的姑娘毫无例外地都回赠一个银烟盒。
通常,银饰作为一种包容性很大的载体,常通过纹样的寓意表达出人们的祈愿。如在银衣片上经常出现的鱼纹、葫芦纹,寓意多籽(子),表达出对生育的企盼。
  对苗族而言,从出生到婚嫁,都有银器相伴。小孩子从出生那天起,外婆就会为他(她)准备纯银手镯、纯银长命锁,祝福新生命的诞生;孩子的干爸、干妈还将银碗、银筷作为认干女儿或干儿子的礼物,祝福他(她)一辈子不愁吃穿,享受快乐人生;出嫁时,姑娘也会有纯银首饰和纯银酒具作为嫁妆,甚至有“无银不成婚”的习俗。
  银饰还作为艺术装饰品摆放家里,或如清风入室、或如浓墨浅点,显现出主人的典雅与品位,苗族银饰已成为一种时尚的装饰品。
在现代,银手镯、银锁同样可以起到保佑小孩子长命健康的意思,银碗与银筷同样可以给人衣食无忧的祝福。一个银手镯甚至可能改变一个人整体的气质,那古拙的幽光,显现佩戴者的深沉、魅力、内敛与成熟。